• 中央编办举办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知识竞赛 2019-12-01
  • 咸阳“四胞胎”出门就被围观 父母靠直播养活全家 2019-12-01
  • 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组建第六军种“太空军” 2019-09-07
  • 城市卡可在天津地铁2、3号线充值 19日起自助终端投用 2019-08-28
  • 92岁大爷成网红:每天直播唱歌 2019-08-28
  • 【专家谈】上合组织——构建区域命运共同体的有力实践者 2019-07-07
  • “世界苗乡”踩花山节:万人同唱娇阿依、齐跳踩花山 2019-07-07
  • 大视野 看重庆——华龙网 2019-06-30
  • 日喀则,一个人的考场 2019-06-30
  •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 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-06-19
  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





  • 手机请访问wap版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0681-34913555/

  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不好惹的主儿
        第三百一十九章 不好惹的主儿  

        城主府的清晨格外的宁静,楚念到书房的时候,禀容正落座桌前,聚精会神的读着一本古卷,他身侧是一个容姿动人的侍女,此刻正含情脉脉的望着读书的人,可读书的人却浑然不自知。

        禀容的身形过于瘦弱,一阵微风吹过来,带起他衣衫翩然飞起,倘若不是那深陷的眼窝,郎才女貌的情形倒当真叫人心下动容。

        楚念的到来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,侍女上前施礼的时候,禀容便从古卷之中抬起头来,望见楚念,他神色微微一愣,旋即便是那副叫人挑不出毛病却仍觉得有些别扭的微笑。

        他站起身施礼,“郡主,早,今日怎得有空来寻下官……”

        楚念摆了摆手示意他停止那些无谓的寒暄,便是笑着道:“我道是此刻方才用过早膳,闲来无事,便过来转转,你若是读书,我便不打扰你,只消小坐片刻离去便是?!?br />
        禀容笑道:“不过是一些闲书——不知郡主是否喜爱读书?”

        楚念抬眸看着书架上摆的慢慢的古籍,眸中一丝异样的光芒一闪而过,想不到,这禀容竟如此喜欢读书,这书房之中的古籍应有尽有,竟还有一些早在大凉建国之时便被销毁了的野史残卷,只不过上头似乎蒙了尘。

        望见楚念目光所及之处,禀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:“这些书是早年间搜罗来的,弃之可惜,可读了,又有违大凉章法,便摆着,也算给这书房充个数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笑笑,随手取下一本“野史杂记”放在手心儿里翻开,“书都是好东西,不过是看读书的人心思如何,如今这些残卷在你处,也只有你知我知,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此刻侍女端来新的茶盏,禀容挥了挥手,那侍女便依依不舍的退下,他上前,亲手为楚念斟了茶,才道:“到底是前朝事,下官总想着流传一些还是好的,不过,甚为半个大凉命官,终究是不合规矩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缓缓坐在禀容为她准备好的椅子上,随手端起茶盏轻饮了一口,目光紧盯着手中的书卷,并未答话,似乎看书看得入迷。

        禀容在楚念身侧站了一会儿,见楚念似乎没什么反应,他眸中明显闪过一丝疑惑之意,张了张嘴,却并未打扰楚念,轻手轻脚的走回自己的书桌前,重新摊开了正读的古卷。

        这档口,楚念才放下手中的残卷,轻咳了一声,“我方才在书中读到,据说前朝曾盛行过一种妖法,可至人性情大变,后被前朝朝廷想尽办法方得以平息,就如今大凉纷乱的局势而言,倘若这妖法再次盛行,只怕整个大凉都完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闻言,禀容明显面色一愣,片刻后,他想起什么似的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,旋即才轻笑了一声,“大凉繁荣昌盛,况且又有郡主,怕得什么妖法?”

        楚念认真的打量了禀容一眼,才转眸端起茶盏,再次轻饮了一口,面色淡然道:“我不过区区一个无双郡主,此等地位还是太后娘娘亲封,倘若当真有什么妖法盛行,我能有什么办法解决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,她又无可奈何的长叹了一声,道:“如今朝中虽然有一个国师大人,还有一个副国师大人,国师大人却只是个会炼丹的道士,虽然会一些医人驱魔的把戏,可此等大型的妖术,只怕也是不行的,而副国师大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楚念顿了顿,抬眸看向禀容,“你说,为了防止此事,咱们是不是该找几个管用的法师什么的?”

        禀容明显面色一滞,反应极快的将自己脸上一抹不自然掩饰了过去,便道:“法师也大多是骗人的,郡主不可轻信那些把戏才是,我倒是不相信,这世上当真有如此违背常理之事?!?br />
        望见禀容貌似坦荡荡的模样,楚念意味深长的“哦”了一声,水眸微微沉溺着看向禀容,感受到楚念的目光,禀容的面色有些僵硬,却又若无其事的转过头与楚念对视,却在那一瞬间,禀容只觉胸口微痛,紧接着,二人周遭的景致忽而变换,禀容满眼震撼的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出现的青山,他身侧,楚念正坐在太师椅上,从容不迫的饮茶。

        她抬眸,意味深长的看向禀容,“代城主可听说过幻术?”

        禀容面色一怔,紧接着,便见楚念手下一挥,眼前的场景再次变换,不过相对方才的青山绿水虫鸣鸟叫,眼前这片炽热的火海叫人忍不住腿下发抖,禀容低头,自己正站在一块儿高耸着的石头上,而除了自己落脚的这一小块,四周皆是火海舔舐之处,仿若一不小心,衣角便会被灼烧一般。

        禀容面儿上落下细密的汗珠,他逞强的笑着,一面胆战心惊的看向楚念,“郡,郡主,这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楚念笑了笑,那笑容在禀容看来多少有些轻蔑的意思,可眼下,禀容显然没有胆子反抗楚念,只得满脸堆笑的迎合着楚念的嘲讽,眸中露出几分哀求之意。

        便见楚念手下再次一挥,四周火海消失,一片清凉的风袭来,四周的景致再次变回书房,楚念仍旧坐在太师椅上静静喝茶,禀容的屁股仍旧稳稳的坐在书桌前,面前的古籍连书页都没被翻开过。

        禀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四周,“郡主,您居然还擅长幻术?”

        楚念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没有说话,这档口,禀容忽而觉得迎面过来一阵微风,他面色怔楞的望着空无一人的门口,好半晌没有动弹,直到楚念打了个响指,他才像是被按下了某个开关,身形不断的倒退,满脸惊恐,口中喃喃:“你,你怎么会在此处?你怎么来了……你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望着禀容对着空气惊恐万状的模样,楚念若有所思,以她如今的程度,只能给禀容下一个幻术,但却并不能看到禀容在幻境里究竟遇到了什么,不过眼下禀容的样子,很显然,他的世界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。

        还是一个叫禀容倍感担忧的不速之客。

        这档口,禀容忽而靠在书架上,显然是没有退路了,紧接着,便见他惊恐万状,“你的东西,我没有拿,不在我这里,你不要……呃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自己伸出双手遏住了自己的脖子,并且丝毫不留情面,很快,他原本苍白的脸上几乎变成了酱紫色,事态似乎超出了预料,禀容几乎将自己掐死,楚念却在思索,这出现在禀容幻境之中的人,很显然是一个叫禀容万般畏惧的人,况且,他手中似乎还有那人的什么东西……

        “公子!”一声惊呼响起,那被禀容遣走的侍女折返,望见自己虐待自己的禀容,她连忙上前想要掰开禀容脖子上的手。

        楚念微微皱了皱眉头,这侍女来的还真是时候,她打了个响指,紧接着,禀容像是摆脱了控制一般松开了握着自己脖子的双手,他在侍女的搀扶之下靠着身后的书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一面惊恐万状的望向四周,好似十分害怕方才出现在他幻境里的人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似的。

        那侍女目光中的敌意不加掩饰,她侧眸看了楚念一眼,冷声道:“郡主,我家公子身子虚弱,恐怕不能陪郡主玩儿如此残忍的游戏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目光微闪,旋即便是有些好笑的道:“是你家公子说不相信这些不自然的东西,我只是示范给他看,况且,我给他施的是最轻度的幻术,谁知道这样他也能中招?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禀容才明白自己方才看见的都是幻觉,顿时面色发烫,在那侍女的搀扶之下小心翼翼的坐在椅子上,喝了口温茶,才虚弱的笑着道:“郡主还是莫要开此等玩笑了,下官实在承受不住?!?br />
        望见那侍女眸中丝毫没有减退的敌意,楚念有些遗憾,可惜,倘若那侍女再晚来一会儿,或许就能知道更关键的问题了。

        她笑了笑道:“是我的错,倘若我不是如此鲁莽的使用幻术,你也不会如此了,这样吧,我给你赔罪,将我身边的医女派来伺候你,作为交换,你身边这个侍女,来伺候我的起居如何?”

        那侍女瞪大了双眼看着含笑的楚念,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禀容则是惊疑不定的看了身侧的侍女一眼,旋即转眸看向楚念,方才想要拒绝,却对上那双沉溺着的眸子。

        “只是伺候几天,倘若我的医女派过来侍候你,我的起居就没人照顾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禀容还没缓过来劲儿,张了张口刚想回答,便见那侍女面露凶光看着楚念,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:“奴婢觉得此事甚为妥帖,能够照顾无双郡主,乃是奴婢之荣幸?!?br />
        话音落下,禀容方才皱了皱眉头,便见楚念貌似察觉不到那侍女的敌意一般,浅笑着道:“如此甚好,你倒是个识大体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罢,她轻轻敲了敲桌子,便见早已准备好了的阿陌从门外进来,满眼恭顺看着楚念。

        楚念笑了笑道:“阿陌,你帮忙照顾代城主一阵子,方才,我不小心……伤到他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阿陌侧眸看了一眼禀容身侧的侍女,上前福身,“谨遵郡主指示?!?br />
        话音落下,便见阿陌温婉的从那侍女手中接过身形虚弱的禀容,认认真真的探起脉来。

        楚念这才转眸看向那侍女,水眸之中仍旧一抹看不住喜怒的似笑非笑,“这便随我回去?这里有我的医女照顾着,你大可放心,况且……你家主子也还不是个好惹的主儿,不是吗?”
    【网站地图】

  • 中央编办举办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知识竞赛 2019-12-01
  • 咸阳“四胞胎”出门就被围观 父母靠直播养活全家 2019-12-01
  • 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组建第六军种“太空军” 2019-09-07
  • 城市卡可在天津地铁2、3号线充值 19日起自助终端投用 2019-08-28
  • 92岁大爷成网红:每天直播唱歌 2019-08-28
  • 【专家谈】上合组织——构建区域命运共同体的有力实践者 2019-07-07
  • “世界苗乡”踩花山节:万人同唱娇阿依、齐跳踩花山 2019-07-07
  • 大视野 看重庆——华龙网 2019-06-30
  • 日喀则,一个人的考场 2019-06-30
  •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 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-06-19
  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  • 斯诺克直播 秒速飞艇盛宏开奖网 ag捕鱼王3d有人中奖吗 北京时时彩官网 试机号492历史记录 500万彩票论坛网 淘宝快3秘籍 浙江11选5中奖规则 长沙娱乐场所 什么麻将有好友房 分分彩挂机方案 重庆时时彩官网 下载单机捕鱼达人 浙江20选5中奖查询 篮球胜分差 斗地主游戏规则说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