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专家谈】上合组织——构建区域命运共同体的有力实践者 2019-07-07
  • “世界苗乡”踩花山节:万人同唱娇阿依、齐跳踩花山 2019-07-07
  • 大视野 看重庆——华龙网 2019-06-30
  • 日喀则,一个人的考场 2019-06-30
  •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 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-06-19
  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  • 鹿晗解说、姜文定制宣传片 世界杯主题的网综来了 2019-05-11
  • 致敬!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城市猎鹰 2019-05-10
  • 今年两会后 五省份省委宣传部部长调整 2019-05-10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5-09
  • 【STN选题会20】任天堂变坏了,NS上架一款恋爱模拟游戏 2019-05-08






  • 手机请访问wap版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0681-36460260/

    第六百六十六章 重要之人
        话儿说到一半儿,太后忽而想起什么似的面色平静了几分,她目光盯着门口楚念离开的方向,嘴角忽而升起一抹冷笑,“哀家跟你计较什么呢,反正你们大凉的命数,也已经将近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话音落下,她又抬眸望向屋顶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“尊上,我什么都不要了,我只要楚念……死?!?br />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等楚念回到楚家的时候,天都快黑了,梅香等在门口,见楚念完好无损,这才松了口气,便是连忙上前扶住楚念的手臂,“娘子,您可算回来了,奴婢都快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奴婢都快饿死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有些惊讶的微微侧眸,“你都不吃饭的吗?”

        便见那方梅香咧开嘴角道:“娘子都没回来,奴婢自然是要担心的吃不下饭去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忍俊不禁的捏了捏梅香的胖脸,“你也该减减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这时,身后忽而传来一阵脚步声,楚念主仆二人回过头,便见黑麒麟正缓步朝着二人走来,望见楚念,他面露一丝惊讶之色,便是连忙朝着楚念一拱手道:“郡主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点了点头,温和道:“这是忙什么去了,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
        便见那方黑麒麟微微笑了笑道: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家室,就回去稍微处理了一下,郡主也忙完了?”

        楚念目光从他略带不自然的面色上移开,半垂着眸子浅笑了一声,“是啊,先生也早些休息?!?br />
        黑麒麟一抱拳,“郡主若是有需要,随时喊我就是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,他率先踏步朝着院子里走去,除了脚步不大自然之外,其他的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。

        一旁的梅香狐疑的看着他的背影,-“娘子,这位先生的行为似乎有些奇怪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奇怪了?”楚念转眸,目光微闪着看着梅香。

        便见梅香一边思索着一边道:“他看上去似乎有什么秘密,行事也是鬼鬼祟祟的,叫人难以捉摸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挑眉,便见梅香撇了撇嘴道:“搞不好是那劳什子的清河往咱们家安插的眼线,前头那些戏,也都是他们故意做出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听了梅香武断的回答,楚念无奈的摇了摇头,目光深邃的望着那黑麒麟的背影,“这可不一定?!?br />
        等楚念哄好了梅香独自呆在屋子里的时候,才见暗三落地,他看上去有些疲惫,面色苍白,“娘子,我跟了那小子一天,饶了我吧,明天还是派大哥二哥他们去吧,我可不想跟他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饶有兴致的看着他,“怎么了?把我们轻功最好的暗三都累成这样?”

        暗三干脆坐在地上,“别,娘子还是别给属下戴高帽了,下次我打死都不跟他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好笑的垂眸看了他一眼,“坐椅子上,喝口水歇歇再说?!?br />
        暗三听话的从地上站起来,拍了拍屁股,才坐到椅子上。

        楚念这方亲自替他斟了茶,才见他一口气将一盏茶都顺进了肚子里,旋即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才道:“娘子不知道,下午娘子入宫之后,这小子就跑了,属下就一路跟在他身后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本以为这小子准备去做什么大事,谁知道他像是身后长了眼睛,这一路到处跑,好运着轻功,可叫属下跟得难受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他都做什么了?”楚念敛容,便见暗三似乎一边沉思着一边道:“他就只是在城中绕老绕去,像是没头脑的苍蝇,根本看不出来要去哪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一下午,我都快累死了,那小子还脸不红心不跳的,上一次能把属下累成这样的,也就只有那踏雪阁的顾十三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好笑的看了满腹牢骚的暗三一眼,这方收回了目光,陷入了沉思。

        她微微拧紧了眉头,“这一下午,他都没做什么大事儿?”

        她忽而想起什么似的眼前一亮,转眸看向暗三,“明日我出城一趟,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暗三附耳过来,楚念的声音流入耳朵里头,一边点头,一边讶异的看向楚念,“娘子,这么做能行吗?”

        楚念笑着端起一旁的茶盏,“我出的主意,你还不相信?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,楚念才草草吃了午饭出了楚家,黑麒麟原本打算跟着,却被暗三拖着要切磋轻功,他只好留下。

        可没过多久,就见梅香衣衫褴褛的跑回楚家,当时黑麒麟正在后院儿里和暗三切磋轻功,还是梅香一声大吼,才将两人从树上震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便见梅香一边哭着一边道:“三哥,你快去看看,娘子在城外出事了,大哥二哥和四哥都在,可都不行,我已经叫人去宫里给太子殿下送信了,你也快些过去帮忙??!”

        暗三顿时面色一凛,转身消失在原地。

        黑麒麟看着眼前哭哭啼啼的梅香,连忙上前安慰道:“姑娘放心,想来郡主福大命大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咬了咬牙,“我也去帮忙,梅香姑娘好生看家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,他也不顾梅香的反应,转身消失在原地。却在此时,梅香松开捂着脸的手,抬起头,哭了半天的人儿脸上却一丝泪迹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她微微眨了眨眼睛,嘴角一抹笑意,转身,朝着前院儿走去。

        而与此同时,楚念一行人正站在山林之中,楚念与暗一暗二和暗四背对背相靠,前头是一群穿着整齐的黑衣人。

        众人提着武器,看似正在与之对峙,实则眸中皆是露出几分不耐烦之色。

        “娘子,这招真能炸出谨言先生?”

        暗一好奇的看向楚念,便见楚念微微一笑,“我觉得应当是可以,不过倘若他当真不来,也就罢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她半垂下眸子,“倘若他当真不来,就是他真的彻底放下了,我也能安心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有些事情不是补偿就能补偿得了的,这点,楚念也是一清二楚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指望能补偿桃谨言些什么,而桃谨言真正想要的,她也根本就给不了。

        也正是像黑麒麟所说,无论是道歉还是道谢,都只是慰藉自己心头的那股愧疚之意,并非是真正的补偿。

        正在众人百无聊赖之际,一旁的暗二忽而目光微闪,轻声道:“娘子,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此言落下,在场的所有人都面色严肃了起来,一时间,整个气氛剑拔弩张,好似当真在对峙,而这些黑衣人,也当真是来要了楚念的命的。

        便见一抹素白的身影从天而降,他手头拿着一把长剑,头上带着素白色的面纱,只不过,那双桃花眼依旧流露在外,怎么看怎么像是欲盖弥彰。

        眼见那长剑毫不犹豫的朝着最前面的黑衣人刺去,楚念连忙开口阻止道:“你终于肯出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这话音落下,桃谨言的背影明显一僵,便见一众黑衣人紧张的逃窜,直至全部都躲在楚念的身后,楚念这方缓缓上前了几步,微笑的看着眼前换了副装束的桃谨言。

        “还将我送你的那把折扇收起来,谨言先生还当真是有心?!?br />
        那双桃花儿眸子微微眯起,片刻后,又是无奈一笑,便见他将面纱从脸上揭开,露出那张比女人还美的脸。

        “你倒是什么招数都使得出来,怎么,可是短时间不见,想我了?”

        楚念拧了拧眉头,“你还是这么不正经,我今日来,只不过是想和你喝杯酒,不知道已经娶亲了的谨言先生是否肯赏脸?”

        楚念的脸看上去依旧淡定无比,事实上心头却莫名紧张,不知为何,她竟然有些害怕邀请会被桃谨言当场拒绝。

        便见桃谨言微微拧了拧眉头,薄唇却勾起一抹弧度道:“也好,好久没去尝尝富春楼的桃花醉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松了口气,“请?!?br />
        等马车重新行驶回了京城,二人双双上了楼,对坐之际,楚念才来得及打量桃谨言的脸。

        他似乎瘦了一些,也稍微黑了一些,瞧上去像是受了风吹日晒,可依旧是面容倾国倾城,若是楚念是男儿身,此刻也许仍是会沦陷在那双含情目之中。

        只可惜,她不能。

        桃花醉上桌,酒香弥漫整个屋子,楚念微微敛容,“你说说看,京城有什么不好,你非要躲在京郊?”

        桃谨言眸中闪过一瞬意外之色,“你怎么知道我在京郊?”

        楚念失笑,“你这是废话,若不是在京郊,我翻遍了京城为何找不到你?若不是在京郊,你为何那么快就能……”

        楚念深吸了一口气,将后半句吞了回去,却不敢再直视桃谨言的眸子。

        那双眸子里写着的深沉让她更加羞愧不已,倘若她再与他对视一会儿,下一秒,那声虚伪的道歉就要脱口而出了。

        这时,便见桃谨言忽而面色轻松的一声轻笑,“你也猜到洛儿是我从青楼找回来的,若是叫京城中的人都知道堂堂谨言先生找了个青楼女子结亲,只怕会惹得旁人笑话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当我不了解你?”楚念的声音却忽而弱了几分,她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不是在乎这些的人?!?br />
        桃谨言微微张了张嘴,却又被楚念抢在前头道:“罢了罢了,此事且先不提,今日我找你,可只是单纯为了叙旧,朋友之间叙旧,可莫要有这般深沉的话题才是?!?br />
        那方便见桃谨言似乎长舒了一口气,才端起酒盏,将杯中的桃花醉一饮而尽,面色顿时染上几分莫名的红晕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需要问你过得好不好,反正没有我,你向来是好过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念面色一顿,她抬起头,紧拧着眉头看着桃谨言,微微张了张嘴,却又将话音吞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便见桃谨言再次一声轻笑道:“也难得郡主如此有心,为了找我,竟将整个京城都翻了个遍,不知道的,还以为我在郡主心里有多重要?!?/div>

  • 【专家谈】上合组织——构建区域命运共同体的有力实践者 2019-07-07
  • “世界苗乡”踩花山节:万人同唱娇阿依、齐跳踩花山 2019-07-07
  • 大视野 看重庆——华龙网 2019-06-30
  • 日喀则,一个人的考场 2019-06-30
  •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 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-06-19
  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  • 鹿晗解说、姜文定制宣传片 世界杯主题的网综来了 2019-05-11
  • 致敬!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城市猎鹰 2019-05-10
  • 今年两会后 五省份省委宣传部部长调整 2019-05-10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5-09
  • 【STN选题会20】任天堂变坏了,NS上架一款恋爱模拟游戏 2019-05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