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  • 鹿晗解说、姜文定制宣传片 世界杯主题的网综来了 2019-05-11
  • 致敬!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城市猎鹰 2019-05-10
  • 今年两会后 五省份省委宣传部部长调整 2019-05-10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5-09
  • 【STN选题会20】任天堂变坏了,NS上架一款恋爱模拟游戏 2019-05-08
  • 让高质量发展插上人才的翅膀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5-07
  • 浙江大学科研团队潜心十五载 飞机装配有了国产自动化设备 2019-05-06
  • 山东栖霞:身边的感动·救援紧急出动——老人放羊掉废井  消防下井救人 2019-05-05
  • 特鲁多:美对我征税一元,我们也对美征税一元! 2019-05-04






  • 手机请访问wap版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2024-36399857/

    第三零八章 监察室
        方辰陷入了深深的思考,现在他为难的就是,假如处罚举报人的话,那么就会形成,大家皆相包庇,谁不贪污,谁不从公司捞好处,谁就是傻子的风气。

        那整个公司恐怕就要彻底烂了。

        国企为什么完蛋的,不就是因为如此!

        大家都在挖企业的墙角,自己在外面搞小公司,如同吸血虫一般趴在企业身上,长久以往,企业能不完蛋吗?

        可提拔这样的人,岂不是在纵容干部们,相互攻讦,相互揭发,弄得大家人心惶惶,无心工作,整日里就想着勾心斗角,有多少公司发展不起来,不就是因为陷入这样的内耗中吗?

        而且还有人美曰其名,将其称之为办公室政治!

        这简直是个笑话,这不跟混乱十年一模一样了!

        作为企业讲利益没有错,但不能只讲利益,那人心就坏了。

        方辰沉吟了一会,然后缓缓说道:“暂时不动吧,冷处理,甚至查都不要查,他不是匿名吗,就全当这个人压根不存在?!?br />
        段勇平点了点头,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。

        “不过现在看来,采购后勤部的权柄实在是太大了,分开吧,分成采购部和后勤部两个部门,而且部长从其他部门调任,一个采购后勤部的人都不提拔?!?br />
        段勇平面色一红,再次检讨道:“这是我的责任?!?br />
        之前就有人,甚至金至江都提过采购后勤部的权柄太重,甚至可以说是仅次于之前销售部的大部门了,现在销售部都已经分出来个零售部,那么采购后勤部是不是也要分开。

        可最后考虑到杜俊的感受,以及采购后勤部,一直都在一起,怕突然分开影响公司运转,就搁浅了。

        如果他当时将其分开了,或许就没这档子事了。

        方辰摆了摆手,一幅浑不在意的样子,“你不也说了,这是我的公司,又不是你的公司,总不能钱我全拿了,锅全你背了,这不合适,也没有道理?!?br />
        段勇平讪讪的说道:“您这不是还没从公司拿过钱吗?”

        此话一出,方辰顿时楞了下,说的好有道理,他竟然无言以对,他除了去苏维埃的时候,从公司抽了一千万之外,好像真的,非但没有从公司拿钱,而且还一个亿,一个亿的贴补小霸王。

        这也是段勇平对方辰现在死心塌地的原因,不从公司拿钱,反而这么贴补公司的老板有吗?

        绝对没有。

        就算或许有老板同样有这样的心,可他也没这样的财力啊。

        两人大眼瞪小眼,过了数息,相视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        “方总,您有采购部和后勤部部长的人选吗?”段勇平问道。

        方辰摇了摇头,“你自己定吧?!?br />
        段勇平并没有感到奇怪,他对方辰说一句,其实只是在表示对方辰的尊重而已,他知道方辰不会干预,而且他还指望在采购部和后勤部上雪耻那。

        只有任命出两人,能力和德行都比较高的两位部长,他才能洗刷自己在杜俊事件所承受的耻辱。

        “那人事部的副部长,秦曙珖,研发部的副部长,黄一禾,您看怎么样?!倍斡缕轿实?。

        方辰心中微微有些惊讶,看来是金子早晚都会发光的,秦曙珖和黄一禾现在居然这么快就出头了。

        他思虑了一下,然后缓缓说道:“你让人事部仔细的考察他们俩一下,确保没有问题再说,现在采购和后勤这一块再也经不起折腾了,务必要保证一炮打响!”

        方辰并没有因为那是秦曙珖和黄一禾,就一口答应下来,既然早已打算好不再拔苗助长,那一切都按照制度来。

        而且他在这几个人的身上,是寄予不小的期望,从他刚才话里的意思就能知道,他对秦曙珖和黄一禾有更严苛的标准。

        段勇平点了点头,“我会亲自对他们做一些比较细致的考察,确保万无一失?!?br />
        他也同样经历不起失败了。

        大概交代了几句,方辰就让段勇平下去,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,公司制度改革的事情,只能慢慢来,改的太猛,那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。

        而且现在的小霸王还很年轻,还有很大的塑造性,用不着太着急,小霸王还没到重疾难返,不得不下猛药毒药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不过,杜俊的事情,出的也挺不是时候的。

        他其实回来之前,就已经打算把小霸王近乎于彻底的交给段勇平,由段勇平出任首席执行官,也就是俗称的CEO,全权负责公司的日常工作和决策。

        他升任董事长,基本上从公司管理的第一线撤离。

        现在小霸王发展到这个规模,而且他几乎可以算作华夏首富,称一句董事长似乎也不算托大了。

    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如果他都没资格称董事长,那么华夏还有谁有资格?

        “九爷,您就真这样把老段的总经理给抹下去了?”吴茂才问道。

        方辰笑着对吴茂才说道:“怎么?你有什么意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这不是怕段总不是总经理了,有人敢阳奉阴违,使得公司陷入不必要的内耗,损害公司利益?!蔽饷湃嗔巳嗪竽陨?,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平时里,他除了尊敬方辰之外,基本上是谁的面子都不给,也就是知道段勇平对于方辰事业的重要性,平时说话的时候,会带个总字的敬称,至于说别列佐夫斯基,马昀之类的,都是毫不客气的直呼其名。

        方辰摇了摇头,缓缓说道:“这你就想差了,小霸王可以说是老段一手拉扯起来的,如果说我是小霸王的灵魂,精神支柱,那老段就是小霸王的大脑,实际支柱。只要我不彻底让老段连个代总经理都没的当,哪怕老段的职级就是个最底层的员工,也没人敢对老段阳奉阴违?!?br />
        小霸王可以说是一直处于老段的掌管下,除了郑珊珊之外,所有的中高层干部都是老段一一任命的,和底层员工朝夕相处的也是老段,在这种情况下,只要不是他彻底放弃段勇平,要不然没人敢对老段当面诵善佛,背后念死咒,两面三刀。

        闻言,吴茂才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没想到方辰会对段勇平有这么高的评价,可是仔细想了想,还真是这么个情况。

        “那老段会不会尾大不掉,就跟那些封疆大吏一般,割据一方,听调不听宣?!蔽饷沤粽诺乃档?,把戏文中,乱臣贼子,挟天子令诸侯那一套按在了段勇平的脑袋上了。

        他可知道方辰的计划是什么,以后小霸王基本上都是要交给段勇平打理的。

        方辰白了吴茂才一眼,“你能想点靠谱的东西吗?”

        段勇平在小霸王的威望之高,的确除了方辰之外无出其右,但是什么割据一方,那压根就是扯淡。

        他的威望比段勇平更高,他比段勇平更有钱,他比段勇平的社会能量更大,最重要的是,小霸王是他的独资公司。

        如果他愿意,不在乎小霸王动荡,以及受到的影响,一句话就可以将段勇平这个总经理的职位彻底撵滚蛋。

        而且前世,面对陈达仁这种货色,段勇平还只能做到黯然出走,并没有做到篡权,把小霸王归为己有。

        那面对比陈达仁强大百倍,甚至更多的方辰,段勇平怎么可能会尾大不掉,听调不听宣。

        前世的时候,小霸王的荣辱兴衰都系于段勇平一身,所以他才能拉着一大票的人出走。

        可现在方辰是什么样的实力?靠着方辰的小霸王是什么的前景?

        那么是跟着方辰,还是跟着段勇平,似乎并不需要多考虑太多。

        他相信,即便段勇平想拉人走,顶多只会有一小部分,寥寥无几的人会跟着他走。

        至于说有着大好前程的,金至江和沈伟绝不会跟着段勇平走的。

        方辰突然看着王五,眼睛中绽放着一股夺目的光芒,刺的王五下意识的低了下头。

        众人心中诧异,不知道方辰忽然用这样的目光去看王五是什么意思?

        “王五,我想让你做这个监察办公室的主任,你有什么意见没?”方辰说道。

        王五呆住了,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的信息,方辰居然让他去做监察办公室的主任!

        刚才方辰和段勇平说的话,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,虽然这个监察办公室,是挂在行政部下面,但是却只对方辰一个人负责。

        而且其职责,还是监察整个公司的所有员工,权柄之大,简直无可想象,几乎和过去手持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差不多。

        再不济也是半个锦衣卫和东厂。

        如此重要的职位,方辰居然要交给他!

        这是要吓死他的吧。

        “方总,我恐怕不行吧,您这也太赶鸭子上架了?!蓖跷宀惶孕诺乃档?。

        “说你行,你就行,你以前是我军的精锐侦察兵,我现在让你干的事情,也跟侦察差不多,你有什么干不了的?”方辰大手一挥,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他当然是在鬼扯,不过现在说出口之后,他自己竟突然觉得自己说的是有些道理。

        不管是监察,还是侦察,不都是察吗。
    【网站地图】

  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  • 鹿晗解说、姜文定制宣传片 世界杯主题的网综来了 2019-05-11
  • 致敬!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城市猎鹰 2019-05-10
  • 今年两会后 五省份省委宣传部部长调整 2019-05-10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5-09
  • 【STN选题会20】任天堂变坏了,NS上架一款恋爱模拟游戏 2019-05-08
  • 让高质量发展插上人才的翅膀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5-07
  • 浙江大学科研团队潜心十五载 飞机装配有了国产自动化设备 2019-05-06
  • 山东栖霞:身边的感动·救援紧急出动——老人放羊掉废井  消防下井救人 2019-05-05
  • 特鲁多:美对我征税一元,我们也对美征税一元! 2019-05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