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  • 鹿晗解说、姜文定制宣传片 世界杯主题的网综来了 2019-05-11
  • 致敬!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城市猎鹰 2019-05-10
  • 今年两会后 五省份省委宣传部部长调整 2019-05-10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5-09
  • 【STN选题会20】任天堂变坏了,NS上架一款恋爱模拟游戏 2019-05-08
  • 让高质量发展插上人才的翅膀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5-07
  • 浙江大学科研团队潜心十五载 飞机装配有了国产自动化设备 2019-05-06
  • 山东栖霞:身边的感动·救援紧急出动——老人放羊掉废井  消防下井救人 2019-05-05
  • 特鲁多:美对我征税一元,我们也对美征税一元! 2019-05-04






  • 手机请访问wap版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2024-36399982/

    第四二四章 核桃熟了
        看着桌子上印着红色印章的文件,刘秀英和方国神有些呆滞,不约而同的咽了一下口水,心中顿时掀起了无数的惊涛骇浪??裆澄难?br />
        他儿子收购电话设备厂了?

        他儿子是电话设备厂的厂长了?

        他们是电话设备厂厂长的父母了?

        两人不由的面面相觑,皆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和不敢相信。

        他俩都是不善钻营的人,工作了二十来年,连个班组长都没混上过,厂长在他们眼中大概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,全厂几千人的命运都捏在人家的手中。

        现在方辰竟然也变成了厂长。

        如果是其他的地方,哪怕方辰收购了更大规模的企业,他俩也没这么震惊,可电话设备厂毕竟是洛州的老厂矿了,他们跟其多少都打过交道的,甚至邻居老林的老婆,车间检验刘姐的丈夫,都是电话设备厂的人。

        正是因为熟悉,这才觉得格外的震撼。

        “你哪来的这么多钱?而且你怎么能让市里和邮电部同意的?”方国最先缓过神来问道。

        方辰微微一笑,“我不是去岭南开一家游戏机公司嘛,在那挣了有上千万,然后又去的苏维?!?br />
        他把自己这一年以来的经历大概说了一下,但是像什么跟联华他们的竞争,被车撞了,苏维埃的一些危险,甚至包括跟叶利钦,卢科夫,卡丹尼科夫他们打交道的事,都没说,他真怕吓到他们。

        可即便如此,方国和刘秀英还是呆滞了许久,他们儿子现在价几十亿了……

        说实话,他们已经有点不理解几十亿是个什么概念,毕竟这次写书挣了好几万的稿费,都已经足够让他们惊喜和激动的了,甚至有些飘飘然的感觉,至于说几十亿,他们真不知道那是多少钱,只觉得很多很多很多,多的数不清。

        现在收购电话设备厂到已经是小事,毕竟电话设备才几千万而已。

        “所以说,我真不需要钱,反而是你们可以放开手脚的,随便花钱吧,你儿子现在挣的钱,你们大概八辈子也花不完的?!狈匠脚淖鸥榔蚯У乃档?。

        “这事有点太惊喜了,我跟你妈要缓缓?!狈焦嘈Φ乃档?。

        有时候,儿子太出色的真不好,他本来以为自己现在似乎可以稍微追赶上一点自家儿子的脚步,有一定的能力帮到儿子了,可谁知道儿子之前表现出来的,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,冰山下面还藏着数百倍水面之上的体积。

        “您和我妈休息去吧?!狈匠叫ψ潘档?。

        他就知道,他坦白之后,老爸和老妈一时间肯定适应不了。

        当然了,这两位如果瞬间就接受了,他恐怕还要怀疑老爸老妈是跟他一样的穿越者了。

        方国点了点头,然后拉着刘秀英从沙发上起来。

        走到了门口,方国突然想起来点什么,扭头对着方辰说道:“你爷今天让人捎话过来,说问下你现在忙的怎么样了,你要是有空的话给你爷打个电话?!?br />
        听了这话,方辰眉毛一挑,有些诧异,爷爷找他?

        爷爷找他本倒不奇怪,但奇怪的是,爷爷为什么不直接打他电话,这样多方便快捷,反到是这么费劲的让人捎话,而且还是捎话给老爸,这他就有点不理解了。

        似乎看出方辰眼中的不解,方国说道:“大概是你爷爷也怕你忙,打扰到你吧?!?br />
        不养儿不知父母恩,他反而更能理解老爷子的想法,不愿意耽误子女儿孙的工作,能这么旁敲侧击的问一下,已经说明是有很重要的事。

        “好,我等会给我爷打个电话?!狈匠降懔说阃?,他似乎好像想起了点什么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突然觉得有必要给家里装个电话,如果不是今天老爸老妈刚好回来,那这可就错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而且以他现在地位,以及和张宇的关系,插个队,三天内把电话给装了,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

        但念头一转,方辰又摇了摇头,算了,还是等搬到市委大院之后,再装电话吧。

        一瞬间,方辰顿时感觉好像自己还有一大堆的事没处理,亚历山大啊。

        “大概是核桃熟了吧?!狈匠接挠牡乃档?。

        半个月前,爷爷就给他打过电话说核桃马上要熟了,问他怎么办,他那时候正忙着收购电话设备厂的事,忙的不可开交,也暂时没个头绪,就说先放放吧,等把电话设备厂的事处理的差不多再说。

        念头一动,他给村里打了个电话,电话很快就接通了,不过爷爷并不在,接电话的村小组长说爷爷下地干活去了,让方辰稍等一下。

        挂了电话,方辰狠狠揉了一把脸,他为什么一直没处理核桃的事,除了真顾不来之外,说实话现在这核桃,有点烫手。

        要说值钱吧,也值钱的,他去年在燕京炒作了那一波之后,今年的核桃肯定能卖的更贵,比去年的价值涨个百分之一二十的,甚至挣个一千万绝对没问题。

        但关键这核桃林是在村里,而且有一点他可以肯定的是,前世的那位镇首富和村干部百分百惦记着,这就有些麻烦,毕竟说个不好听话,这事有点占村里便宜。

        倒不是方辰觉得这核桃钱不该他拿,林子是他真金白银承包下来的,论道理谁也说不出个一二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这年头有些事是不论道理的,就他这事,稍微扭曲一点,就变成了价数十亿的亿万大富豪,坑骗村集体,损害村民上千万的利益。

        虽然方辰想说,只要他们不怕死,他们就这么传吧。

        可这年头为了钱,不怕死的人还少吗?

        别说上千万的利益了,就是一万块钱,都能让人疯狂,他去年搞抽奖,真是看透了太多的人。

        再者来说,上千万,他其实真已经看不到眼里了,自从去年挣了那八百万的起步资金之后,这核桃林其实已经失去了意义,最起码只剩下金钱的意义。

        而且在国内生存,不惜羽毛,绝对不行,那些名声坏了的大富豪,几乎都有分分钟被杀猪的风险。

        此时一个良好的声望,是?;に钦庑┥倘说淖詈?,最有力的武器。

        当然了,如果让他拱手让人,那也不可能,他这人素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,他的东西,他可以给别人,但别人不能抢,爪子伸多长,他剁多长。

        更别说对于他来说,现在高益民,包括那几个村干部,连蚍蜉都算不上,吹口气就没了。

        想了想,方辰大概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章程。

        方辰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,最好保佑高益民他们没有伸手的想法,要不然,他们会死的很惨。

        这时,大哥大的铃声突然响起来,方辰一接通,电话那头传来方永年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只听方永年发出洪亮的笑声,说道:“你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不是您让人捎的信,问我忙不忙吗?!狈匠叫ψ潘档?。

        “我就是那么一问,你要是忙的话,你就先忙你的去,核桃我都已经让人给你摘下来了,放在通风好的地方,再放个十天半个月的也没关系?!狈接滥晁档?。

        “您让人摘下来了?您哪来的钱?”方辰诧异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这雇人摘核桃,可是要不少钱那。

        “乡里乡亲的,谁好意思问我要钱,再说了,我三个月前不还问你要了三万块钱,给我老战友的遗孀寄了点,又资助了两个孩子,多少还省点,就给干活的乡亲发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听了这话,方辰点了点头,“那我这次回去再给您拿十万块钱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!狈接滥暌豢诖鹩ο吕?。

        说完,方辰不知怎么的,心中突然有些莫名的感动,老爷子这么多年,几乎有一半的工资收入,都是寄给他那些牺牲战友的亲属,替他们赡养父母,培养孩子。

        用老爷子的说话,他们这些活着的人,要替那些死去的战友承担起,那份原本属于他们的责任。

        三个月前,一个战友的遗孀,得了白血病,要用钱,老爷子这才开口,问他拿了点钱。

        “您这次怎么答应的这么利索,我上次说要多给您点,甚至我全部负担了都行,您死活不同意?!狈匠酱蛉さ?。

        “照顾战友的亲属,这是我们的责任,又不是你的责任,要是钱都让你掏了,那我们不成了废物,从你这拿钱,都已经算是我厚着老脸了?!狈接滥昀硭Φ钡乃档?。

        “至于说这次,刘大川你知道吗?就是我以前给你提过的,一只眼睛被打穿但子弹没打到脑子,从一旁穿过去,捡条命的刘瞎子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到这方永年的绪瞬间低沉了许多,“要说他娘的,他运气够好的了,但最后却是在工事里让炮给震死的!”

        “他留了个遗腹子,这个遗腹子前几年在山里给人开石头,结果现在肺出毛病了,医生说闹不好要换肾,而且这技术国内有没有还不知道?!狈接滥赀裥甑乃档?。
    【网站地图】

  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  • 鹿晗解说、姜文定制宣传片 世界杯主题的网综来了 2019-05-11
  • 致敬!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城市猎鹰 2019-05-10
  • 今年两会后 五省份省委宣传部部长调整 2019-05-10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5-09
  • 【STN选题会20】任天堂变坏了,NS上架一款恋爱模拟游戏 2019-05-08
  • 让高质量发展插上人才的翅膀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5-07
  • 浙江大学科研团队潜心十五载 飞机装配有了国产自动化设备 2019-05-06
  • 山东栖霞:身边的感动·救援紧急出动——老人放羊掉废井  消防下井救人 2019-05-05
  • 特鲁多:美对我征税一元,我们也对美征税一元! 2019-05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