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组建第六军种“太空军” 2019-09-07
  • 城市卡可在天津地铁2、3号线充值 19日起自助终端投用 2019-08-28
  • 92岁大爷成网红:每天直播唱歌 2019-08-28
  • 【专家谈】上合组织——构建区域命运共同体的有力实践者 2019-07-07
  • “世界苗乡”踩花山节:万人同唱娇阿依、齐跳踩花山 2019-07-07
  • 大视野 看重庆——华龙网 2019-06-30
  • 日喀则,一个人的考场 2019-06-30
  •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 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-06-19
  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  • 鹿晗解说、姜文定制宣传片 世界杯主题的网综来了 2019-05-11
  • 致敬!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城市猎鹰 2019-05-10






  • 手机请访问wap版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2024-36399997/

    第四三九章 投案自首(‘Q午夜销魂Q’生日快乐)
        “村里的人,难道就不知道这核桃林是他们的?这姓方的小子和老方头,其实是拿他们的钱来做的慈善,这不是慷人之慨吗!”村会计小声的咒骂道。

        高益民和蒲成礼,如同看白痴一般的看向了村会计。

        见状,村会计不由的心里一咯噔,忐忑的问道:“怎么?我说的不对吗?”

        “错到姥姥家了,那帮泥腿子自然知道核桃林本该是他们的,他们只是没文化,可不代表他们是笨蛋?!备咭婷衩缓闷乃档?。

        村会计更加不明所以了,“既然知道,他们为什么不闹?!?br />
        高益民顿时感觉没脸了,他真觉得把自己这个小舅子给提拔到村会计上,是巨大个错误。

        “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,知道一闹起来,那什么助学金和学徒工的名额肯定没自己的份,更别说今天来了多少大领导,别说你一个了,就是一二十个普通老百姓一起又能怎么?说个不好听的,老方头自己的威望都足够震住他们了,谁傻谁闹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更别说这钱是捐给全洛州的,又不是方辰私吞的,莫不成他们还打算跟全洛州为敌吗?跟政府为敌吗?”蒲成礼唏嘘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他总算知道,他当时威胁说,把核桃林的事爆出去的时候,方辰为什么如此这般的不屑一顾。

        他更是不得不赞叹,方辰捐献核桃林真是步好棋,一下子把自己完全给摘出去了。

        如此一来,别说指责方辰了,任谁知道了这事,都要给方辰竖个大拇指,称一声仁义,甚至把方辰当做大善人看也不奇怪。

        方辰这一手胡萝卜,一手大棒的手段,以及还有苏爽,金南国在背后为其撑腰,更是震住了无数的有心人,谁想死,谁就在背后嚼耳根子吧。

        说到底,其实还是实力问题,如果没有像方辰这样的身价,恐怕谁也不舍得把核桃林这一年能挣一千来万的金山捐献出去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捐献,也就无从破局了。

        此时,高益民和蒲成礼面面相觑,一时间心乱如麻,现在方辰赢了,他们输了,那他们又该何去何从?

    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方辰刚起来,就准备走了。

        他其实也想在老爷子这多留几天,老爷子的年龄越来越大,他事业也越做越大,像这样能够承欢膝下的机会着实不多,他也倍感珍惜。

        可是他不走不行了,自从昨天下午,散完会之后,就有络绎不绝的乡亲掂着各种各样的瓜果点心,腊肉干果之类的礼物,跑到老爷子这。

        目的其实很简单,就是为了助学金和学徒工的事情,晚上人多的时候,整个堂屋足足要挤下二三十人。

        更有甚者,还总是想拐弯抹角的想要见见方辰,似乎不见方辰一面,这定心丸就吃不到肚子里。

        所以,这也别说什么承欢膝下,让老爷子享受天伦之乐了,方辰这一天感觉头都是嗡嗡的。

        可他也没办法,谁让这事是他自己招惹过来的,只能说自作自受吧。

        这边慧明他们正在收拾行李,本来是没什么好收拾的,方辰他们大都是空着手来的,也就是吴茂才拿了点健力宝,春都火腿肠这种他外公不怎么吃的东西,去孝敬老人。

        可是昨天乡亲们拿来的各种礼物实在是太多了,虽然一般来说,对于这种礼物老爷子都是礼尚往来,等人家要走的时候,就从家里挑一样跟其送的礼物价值差不多的东西,让其拿回去。

        但昨天却是个例外,有好多人,东西一放,没说几句话,扭头就走了,方辰拿着东西去追人家,人家跟见鬼似的,跑的比兔子还快。

        反正这些东西,家里也吃不完,老爷子就让方辰拿回去点,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土猪,野兔,王之类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“九爷,九爷!”

        方辰还在堂屋里跟老爷子说着话,就听见吴茂才高亢嘹亮的叫喊声。

        很快,吴茂才就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方辰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,出什么大事了?”方辰心里一咯噔,眉头微蹙,沉声问道。

        吴茂才跟着他也见过不少的市面了,如果不是出什么大事,绝对不会这般惊慌失措。

        吴茂才还没顾得上说话,方辰继续问道:“莫不成高益民和蒲成礼又出什么幺蛾子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您怎么知道的?”吴茂才瞪大眼睛,惊异道。

        方辰白了吴茂才一眼,“你就别管我怎么知道的,直接说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前方村就这么大点地方,能让吴茂才这般慌乱的,更没几个人了,他能猜到是高益民和蒲成礼,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        只是他有些纳闷,昨天那阵势都亮出来了,高益民和蒲成礼还敢闹事???

        真是还给他们脸了!

        他本来以为今天早上,还能看一出负荆请罪的戏码。

        “高益民和蒲成礼这两人跑了!”吴茂才脱口而出道。

        “??!”

        方辰顿时一愣,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,跟他刚才的想法简直就是一百十度急转弯。

        他此时着实有点闪到腰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“跑了,他俩是怎么跑的?跑那了?”方永年追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昨天晚上两人连夜跑的,具体跑哪了不知道,反正是不在村里了,应该是跑到了外地?!蔽饷潘档?。

        方辰狠狠揉了把脸,这都闹的什么事。

        刚才还以为两人胆大包天,还敢继续闹事那,结果可好,人跑路了。

        可关键是,他也没打算再把两人怎么样啊,就两个蚂蚁般的人物,事过了就过了,让他们涨涨教训,以后招子放亮点也就完了,不该拿的钱别拿,不该惦记的别惦记,他真没打算再对付两人。

        要是真要继续对付两人,他俩以为今天晚上他俩还能在家里安稳睡觉吗?

        “他俩为什么要跑?你是怎么知道他俩跑了的?”方永年问道。

        他突然觉察到一点问题,他自认对高益民和蒲成礼还是比较了解的,两人算是能沉住气,有城府的人,虽然昨天闹得有点凶,但怎么说也没到需要跑路躲灾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跑的,我也说不清楚,至于说他俩跑的事情,是村会计告诉我的,有什么事四太太爷您问村会计就得了,他就在门外?!蔽饷诺哪源〕闪瞬斯?。

        这事这么复杂,哪是他能弄明白的,而且他一听村会计这么一说,就赶紧跑过来报信了。

        方辰和方永年面面相觑,皆能看到对方眼中的迷茫,村会计告诉吴茂才的,这算怎么一回事?

        起内讧?

        小舅子揭发姐夫?

        见方辰和方永年这模样,吴茂才直接窜了出去,把村会计连拉带拽的给弄进了堂屋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是吓的一夜没睡好,还是被吴茂才给祸害的,村会计衣冠不整,满脸憔悴,脸上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,两股战战,仿佛连站都站不稳。

        “说吧,怎么一回事?!狈接滥瓿辽实?。

        他也觉得闹心的很,村长跑了,真是闻所未闻,他们前方村算是又放个大卫星,要彻底出名了。

        “高益民和蒲成礼,这两个王蛋借了”村会计怒火中烧,破口大骂道。

        他把高益民和蒲成礼借了,贿赂拉拢镇里干部,以及林泽辉的事情全部抖搂了出来之外,甚至还把高益民伙同他,前几年做假账,贪污村里一共五六千块钱的事情也给说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方辰眨巴眨巴眼睛,他此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他从妇女主任嘴里到是知道高益民他们跟镇里干部,林泽辉勾搭在一起的事情,但真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贿赂和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要是没好处,镇里的干部和林泽辉凭什么跟着高益民他们打核桃林的主意,而高益民和蒲成礼的那点家底又怎么可能填的满他们的胃口,被逼无奈,或者说利欲熏心,被钱蒙了眼,然后去借了,似乎也没什么问题。

        现在核桃林没了指望,那么跑路似乎也算是理所应当,但是他有些奇怪的是,为什么村会计会过来找他们说这些,尤其还有贪污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这算什么?

        检举揭发?

        还是投案自首?

        但他怎么都感觉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,要不然即便高益民他们跑路了,那么村会计作为亲戚也不该过来找他们说这些才对。

        而且刚才村会计的话里,显然对高益民他们还有着不小的恨意,这就更加奇怪了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方永年皱着眉头问道。

        现在幸亏高益民,蒲成礼这两人跑了,要不然他活剥了他们的心都有,竟然敢贪污村的钱。

        “我现在想投案自首,老书记,方总,我求求您救救我,救救我?!?br />
        村会计腿一软,径直跌坐在地上,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高益民这个王蛋,因为他当时已经借了不少钱,所以就让我出面帮他借了点?!贝寤峒扑课奚竦目醋盘炜?,喃喃说道。

        方辰和方永年面面相觑,瞬间就明白了,合着村会计也陷入了的漩涡之中。11
    【网站地图】

  • 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组建第六军种“太空军” 2019-09-07
  • 城市卡可在天津地铁2、3号线充值 19日起自助终端投用 2019-08-28
  • 92岁大爷成网红:每天直播唱歌 2019-08-28
  • 【专家谈】上合组织——构建区域命运共同体的有力实践者 2019-07-07
  • “世界苗乡”踩花山节:万人同唱娇阿依、齐跳踩花山 2019-07-07
  • 大视野 看重庆——华龙网 2019-06-30
  • 日喀则,一个人的考场 2019-06-30
  • 福州建立金融失信惩戒机制 企业一处失信将处处受限 2019-06-19
  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  • 鹿晗解说、姜文定制宣传片 世界杯主题的网综来了 2019-05-11
  • 致敬!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城市猎鹰 2019-05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