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  • 鹿晗解说、姜文定制宣传片 世界杯主题的网综来了 2019-05-11
  • 致敬!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城市猎鹰 2019-05-10
  • 今年两会后 五省份省委宣传部部长调整 2019-05-10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5-09
  • 【STN选题会20】任天堂变坏了,NS上架一款恋爱模拟游戏 2019-05-08
  • 让高质量发展插上人才的翅膀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5-07
  • 浙江大学科研团队潜心十五载 飞机装配有了国产自动化设备 2019-05-06
  • 山东栖霞:身边的感动·救援紧急出动——老人放羊掉废井  消防下井救人 2019-05-05
  • 特鲁多:美对我征税一元,我们也对美征税一元! 2019-05-04






  • 手机请访问wap版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2024-37191113/

    第五五零章 一条隐藏的巨鳄
        马华滕此时感觉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,有点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给砸晕的感觉,他研究寻呼系统只是因为兴趣而已,从来没想到卖钱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而且别说十万块钱,最低的一万块钱就已经不少了,要知道现在全国的万元户也没多少,连百分之一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他家庭条件虽然比较富裕,但也没说能到拿一万块钱不当钱的地步,反正从小到大,他存下来的钱也就是一两千块钱而已。

        如果寻呼系统卖给方辰,等于说他的小金库至少要暴涨五六倍,再者方辰说的是一万块钱打底,又不是最多一万,大概率他的寻呼系统能卖出更高的价格,哪怕就只是多卖出去一两千,也很好了。

        对于自己研发的寻呼系统,他还是有信心的。

        另外更重要的是,如此一来,岂不意味着他也是方辰手下的员工,并且还是方辰亲自点名招进公司的。

        他又不傻,自然知道其中所蕴含的意义,到时候公司管理层肯定是要高看他一眼的,不说前途无量吧,绝对要比前几天家里提的那个国企强。

        虽说那个国企也不错,也是干通讯的,但是跟方辰比起来就错远了。

        他瞬间心里就同意了,并且还有些感激史钰柱,感激方辰。

        感激史钰柱为他介绍,感激方辰给他这么个机会。

        不过念头一转,马华滕突然呆住了,他觉得有些不对劲,小霸王的游戏机虽然挺好玩的,但是跟通讯似乎不搭边啊,而且他也没听说小霸王有什么通讯类的业务。

        “方总,我是去小霸王报道吗?”马华滕怯生生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报道?”方辰楞了一下,然后惊异的问道:“你能现在去公司报道?”

        他记得现在马华滕大学还没毕业,甚至连大四都不是,这怎么去公司报道?

        马华滕搔了搔后脑勺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如果公司允许的话,我随时可以去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虽然他现在只是大三,按说到暑假才是大四学生,有实习的需要和可能性,但他其实早就学完了大学的所有教程,再加上家里的关系,一般没有老师上课会点他的名,只要考试通过就行。

        再者,现在学校已经不怎么包分配了,去哪实习,没人管的。

        方辰眼睛微微一眯,瞬间想通了其中的关节,以马华滕家里的能量,提前个半年去实习,问题的确不大。

        心中轻叹一声,这就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啊。

        当然了,如果小霸王愿意出面给鹏城大学打声招呼的话,让马华滕提前去公司报道也不会有什么问题,这点面子在岭南,小霸王还是有的。

        “你想去的话,过完年就去吧,但不是小霸王,而是我在洛州的一家通讯公司?!狈匠剿嬉獾乃档?。

        听了这话,马华滕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,他就说嘛,就没听说小霸王有什么通讯业务。

        但他的心中瞬间有些失落。

        以他这个土生土长的岭南人来看,洛州着实有点远了,对于他们来说,出了岭南就是北方,更别说千里之外的中原了。

        而且虽说是方辰名下的企业,但估计是跟小霸王比不得的,说不定就是个小公司而已。

        现在他心中有些犹豫,犹豫他是不是真的需要跑到,离家一千里以外的小公司去上班?

        毕竟他在岭南,甚至就在鹏城,在家门口就有不错的工作机会等着他。

        马华滕的挣扎和犹豫,方辰自然看在眼中,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这位前世的小马哥,就如同清潭一般,一眼便可望到底。

        但他也不催促,反而扭过头和史钰柱自顾自的聊起来。

        史钰柱到是心中暗自着急,恨不得按着马华滕的脑袋,逼着他答应下来,这么好的机会,也不知道犹豫什么,如果他是马华滕,别说洛州了,山沟里也去。

        以方辰的身价和地位,还能亏的了你马华滕吗?

        但无可奈何啊,他甚至连暗示都不能给马华滕,只能强打起精神,跟方辰喝茶聊天。

        不过马华滕并没有犹豫太久,不过一两分钟便下定决心,去洛州!

        对于他来说,鹏城的工作,只要他想做,就能一直为他留着,而给方辰工作的机会,就这么一次,过了这个村,就没这个店了。

        他还年轻,能赌得起。

        “方总,我想去洛州?!甭砘抖そ靥乃档?,眼中仿佛有光芒闪烁。

        见马华滕这般模样,方辰和史玉柱面面相觑,然后不由都笑出了声。

        马华滕瞬间又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,他感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,可他没觉得他刚才那话有什么毛病啊,不知道这两位为什么会发笑。

        方辰笑着摆了摆手,“不用这么正经,我没要你去炸碉堡,而且洛州也不是什么刀山火海,虽然擎天通信到现在没做出什么成绩来,但在国内也应该算是首屈一指的通信大厂了,不,应该说是第一的通信大厂?!?br />
        方辰的话中透露出一丝傲然。

        论起营收来说,擎天通信在国内的确只能说是勉强排的上号,别说比起合资公司申城贝尔了,就是比起国内老字号的燕京有线电厂都要差点,毕竟人家有从爱立信引进的万门交换机。

        但是论起员工人数,擎天通信绝对是第一,八千人的规模傲视国内所有的通信企业,虽说其中有五千是学徒吧,但不能说他这五千学徒不是擎天通信的人。

        再者说了,擎天通信哪怕什么都没有,有他方辰在,那就敢称华夏第一通信大厂,他有这个自信,也有这个资格。

        马华滕顿时傻眼了,也不知道是被方辰话语中传递出来的自信给震住了,还是被方辰的不要脸给吓呆了。

        大概是后者居多,毕竟他连擎天通信的名字都没听过,方辰就称其是华夏第一通信大厂,这是不是有点太过于狂妄了?

        史钰柱的神情也有些微妙,他的确知道擎天通信,要不然也不会主动将马华滕引荐给方辰,但是这通信第一大厂的名头是不是有点太大了点?

        他心中再次对方辰自叹不如,不管说这生意究竟做得怎么样,最起码方辰这天下第一的口气,就是他比不得了。

        要说他平时也够狂的了,要不然也不会说自己要成为什么红色巨人,但是跟方辰相比,真是小巫见大巫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总算知道何兴业他们那股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是出自谁了,绝对是打方辰这来的。

        现在方辰跟何兴业他们说这话的口气和态度着实一模一样,就差个擂胸口的动作了。

        见两人都一脸的不相信,方辰顿时笑了,“擎天通信现在的确声名不显,搞通信的同行们,顶多就知道,擎天通信是由洛州电话设备厂发展而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听到洛州电话设备厂,马华滕神色微微一变,瞬间把擎天通信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给抬高一档,洛州电话设备厂,这个国内曾经的第二大通信设备厂,他还是知道的。

        “固定资产也就五六个亿吧,员工稍微多一点,能有八千人,最差的是营收方面,现在一个月刚刚一千万多点,算是比较拖公司后腿?!?br />
        方辰话虽然是这么说的,但是从其眼中的笑意来看,其对于擎天通信在营收上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。

        他走之前,给沈伟和郑保用下过死命令,每个月的营收必须超过一千万,而且还要盈利,这对于擎天通信来说,绝对是个挑战,毕竟原本洛州电话设备厂全年营收才三千多万。

        而现在人还是洛州电话设备厂的人,设备和厂房都是原来洛州电话设备厂的,而那五千学徒工暂时还排不上用场,有跟没有是一个意思。

        但却要沈伟和郑保用,把营收翻三倍,这着实是有些难为人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两人第一个月的一千万营收自然没完成,连一半,五百万都没完成,第二个月也差点,不过擎天通信上下已经松了一口气,甚至有些痛并快乐着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第二个月做到了八百多万,如果顺利的话,这一千万营收的任务大概是要完成了,但仓库里的库藏,却要被沈伟带领的销售团队给消化空了。

        毕竟之前,一年也就三千来万,现在沈伟两个月,快卖出去以前半年的成绩了,这库藏自然是快空了。

        没办法,全公司终于体会到了久违的三班倒。

        方辰也没客气,反正规矩也都说了,该降薪的降薪,该职位前挂代字的挂代字,慈不掌兵,义不掌财,说好的奖惩,该是什么是什么。

        两棍子夯下来,整个擎天通信都憋着一股气,一股破釜沉舟之气。

        也正是这些气和努力,让擎天通信第三个月,达到了一千五百万多一点的营收,比一千万目标,足足高了一半多,几乎等于前两月的总和。

        马华滕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,甚至有种脸热,被打脸的感觉,刚才还以为是不出名的小公司,却没想到是一条隐藏在山沟里的巨鳄。
    【网站地图】

  • 超泸州,花田酒地!在酒城,小心美景让你醉! 2019-05-14
  • 沃尔沃打算不卖汽车了!What?其他巨头也打算这么干?!} 2019-05-13
  • 为社会奉献爱心 用青春书写梦想 2019-05-13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习近平点出“一带一路”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原因 2019-05-11
  • 鹿晗解说、姜文定制宣传片 世界杯主题的网综来了 2019-05-11
  • 致敬!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城市猎鹰 2019-05-10
  • 今年两会后 五省份省委宣传部部长调整 2019-05-10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5-09
  • 【STN选题会20】任天堂变坏了,NS上架一款恋爱模拟游戏 2019-05-08
  • 让高质量发展插上人才的翅膀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5-07
  • 浙江大学科研团队潜心十五载 飞机装配有了国产自动化设备 2019-05-06
  • 山东栖霞:身边的感动·救援紧急出动——老人放羊掉废井  消防下井救人 2019-05-05
  • 特鲁多:美对我征税一元,我们也对美征税一元! 2019-05-04